長江商報 > 王健林:砸下14億搞一場扶貧實驗

王健林:砸下14億搞一場扶貧實驗

2016-05-11 00:59:14 來源:新浪


  2016年2月的最后幾天,王健林去了五個地方。  

  在歐洲的120個小時里,他在倫敦大英博物館將其《萬達哲學》英文版作了全球首發;在牛津大學,他發表了題為《萬達國際化》的演講;在瑞士,他密集訪問世界體育大佬,全面布局萬達體育產業;在巴黎,他豪擲30億歐元,準備投資開發歐洲城(Europa City)。

  然后,他匆匆回國,趕赴丹寨—一座位于貴州省的西南小城。那里有他牽掛的一場扶貧實驗。

  2014年12月,王健林第一次來到丹寨,與當地政府簽下了一筆投資10億元的包縣扶貧協議,被稱作中國扶貧模式的創新之舉。此后一年多時間里,他率領萬達團隊對這一項目不斷進行考察、反思與糾偏,探索出一條全新路徑,并將10億元的投資額追加至14億元。

  這一次,他重返丹寨,頗有幾分“督戰”之意。

  扶貧挺費勁兒

  在當初那個投資額10億的協議里,萬達集團對丹寨扶貧的總構想是:企業包縣,整體扶貧。

  王健林希望,以一個大型企業帶動一個縣,探索出一種扶貧新模式。

  他對扶貧有著特殊情結。早在1994年,萬達就開始實施對口扶貧,截至2015年年末,萬達捐贈現金扶貧累計超過50億元,“在中國民營企業里面最多。”但是,“扶了20多年貧,也沒有探索出成熟成型的經驗。”王健林曾慨嘆,扶貧是一件挺難的事情,很費勁。

  他曾參與定點扶貧了兩個村,但近20年的投入,村子沒有發生根本變化。盡管人均收入比全國平均水平略高,但王健林認為那是萬達投錢的結果。他反思:一個僅依靠注入資金的扶貧,哪怕提高了人均收入,但受益的往往還只是部分人,很難做到普遍受惠。

  “之前我們沒有找對路子。”2014年6月,在接受《中國慈善家》雜志采訪時,王健林表示,“2020年正式退休之后,不排除我去承包一個貧困縣,專門進行扶貧。”

  但僅隔半年,他即與丹寨簽下了扶貧協議,包下了丹寨縣。

  丹寨為多民族聚居地,位于黔東南,總人口17萬余人,是國家級貧困縣。截至2013年,丹寨的貧困戶有1.36萬戶,貧困人口達5.13萬人,其 中,84.78%分布在6個鄉鎮邊遠的深山區。據2015年丹寨《政府工作報告》顯示,1988年以來,先后有八任貴州省長“聯系”過丹寨。

  從2014年9月萬達第一次與貴州扶貧辦接洽,拿到8個候選縣的材料,到最后敲定丹寨,僅僅用了70多天時間,顯示出王健林一貫行事的雷厲風行。

  為何最后花落丹寨?王健林認為,“一來它的交通還比較方便;二來這個縣有自己的特色產業,比較容易找準;再來我們高管告訴我說,他們縣的領導積極有干勁。”

  2014年12月1日,在國務院扶貧辦和貴州省委省政府的見證下,萬達集團與丹寨縣簽署扶貧協議,初期決定出資10億元,在丹寨縣實施“企業包縣,整體脫貧”的創新扶貧模式。

  簽約現場,王健林立下軍令狀:5年內通過產業扶貧,實現丹寨人均收入翻番。

  簽約的第二天,王健林親自考察,一天走訪了丹寨的8個地點。

  家住興仁鎮燒茶村、靠低保過活的困難戶龍紹芝,在自家院子里見到了這位神情堅毅的遠客。兩人閑話家常,龍紹芝一邊看護小孫子,一邊告訴王健林,她只是希望生活好點,在外打工的三個兒子能夠回家。臨走前,王健林塞給她一個紅包。

  為了打好這場硬仗,萬達成立了由集團高級副總裁牽頭的扶貧領導小組,派駐一批優秀高管到丹寨掛職縣鄉兩級領導職務,對其在工資待遇、職務晉升上給予優 待,并邀請國內頂級扶貧專家和產業學者,先后十多次赴丹寨調研。據介紹,一年內,萬達內部僅這一項目的PPT就做了56版。

  在一年多的調研過程中,原先規劃的路徑悄然發生了變化。

  王健林做事素來大氣魄、大手筆。起初,萬達計劃投資深加工企業:建設30萬頭規模的土豬擴繁廠、屠宰加工廠和飼料加工廠,并建設萬噸規模的硒鋅茶葉加工廠,對全縣農戶種植的硒鋅茶葉訂單收購。

  拍腦袋的東西能成么?

  但是幾番論證下來萬達發現,當地居民養豬多為散養,難以形成規模。王健林派團隊調研了國內五大養豬企業,“都是一年掙一年賠,說整體十年算下來,全是個零。”沒有利潤,無法保證扶貧資金,只好放棄了養豬的想法。

  丹寨茶樹生長海拔高,富含硒鋅,無污染,綠色有機,但每年只有短短十五天春茶采摘期,難以形成王健林設想的規模化效益。茶葉加工的思路也無法實現。

  萬達原計劃每年從丹寨招聘約一萬名農民工,到萬達戰略合作伙伴旗下的施工企業務工,萬達為此派出了專門的招聘團隊親赴丹寨。但招來招去,只招到三千人,“能出去打工的人早都已經走了。”

  初始方案中,萬達集團還打算聯合貴州以及黔東南州3所職業技術學院,每年招收300至500名丹寨籍學生入學,畢業后擇優錄取到萬達就業。但最終因為協調操作難度過大,難以實現。

  王健林感慨,“原來想的東西不一定實際。這一年調整下來看,最大的體會,扶貧不能下馬伊始就拍板,拍腦袋的東西能成么?”

  經過反復論證、調整,丹寨的扶貧基調最終定為“精準扶貧”。在丹寨縣脫貧工作座談會上,王健林顯示出低調的一面,“萬達丹寨扶貧不圖虛名、不喊口號,扶貧項目針對性強,不僅搞好建設,也做好經營,不僅實現脫貧,還帶動發展,更加注重實效,把精準兩字落到實處。”

  方案調整后,王健林將扶貧資金增至14億元。其中,出資3億元捐建職業技術學院,出資6億元捐建一座旅游小鎮,出資5億元成立一支丹寨扶貧專項基金, 這一規劃涵蓋產業、教育、基金,且實現了長、中、短兼顧—職業技術學院注重長期,旅游小鎮注重中期,扶貧專項基金注重短期。

  按照王健林的設想,職業技術學院主要招收丹寨籍學生,為沒有考上大學的高中生謀一條生計,并承諾擇優錄取50%的畢業生進入萬達集團就業。“就業一人,脫貧一家”。

  2016年2月28日,王健林再次來到丹寨,當天正是學院工程開工的日子,一排排挖掘機、推土機佇立工地,蓄勢待發。規劃中的學院總建筑面積5萬平方米,可容納2000名學生,設施達到國內大專職業學院的一流水準。

  舟車勞頓的王健林絲毫未顯倦怠,相反,他興致勃勃,神情專注,仔細聆聽著現場工作人員關于工程的介紹,甚至主動當起了解說員。

  在現場,有人詢問學院的學科設置,王健林細心地叮囑工作人員,要增加酒店管理、農村電工、財會等專業,“既有前瞻性,又要兼顧實際需求”。

  按照計劃,學院將在2017年6月30日完工,9月正式開學。和王健林同行的國家審計署審計長劉家義囑咐道:“明年一定要完工。”

  王健林豪氣回應:“哎呀,這個你放心,萬達說哪天就哪天。”

  規劃中的旅游小鎮,位于丹寨縣東湖岸邊,占地400畝,一期建筑面積5萬平方米,建筑風格采用苗寨特色,并配套建設三星級酒店、多廳電影院、兒童娛樂設施等,引入丹寨的民族手工藝、苗寨美食、苗衣苗藥等內容,打造一站式苗族文化體驗。

  旅游小鎮計劃于2017年6月開業,萬達將發揮自身作為全國最大旅游企業的優勢,將其打造成貴州的民族旅游名片,帶動丹寨發展。并預計新增2000至3000個永久就業崗位,緩解丹寨縣城群眾及周邊山區移民的就業困難。

  在東湖旅游小鎮項目現場,王健林繼續向同行者充當解說者的角色。小鎮的建筑材料采用仿木,“一為高效,二為環保”。設計上“利用高階落差,上面一條街,下面濱水。”“每個苗寨都有一個鼓樓,我們的小鎮也有,這是當地的風俗。”

  按照規劃,萬達集團將對旅游小鎮進行三年的經營扶植,在現場,王健林反復表示,旅游小鎮不僅僅扶植三年,什么時候盈利了,什么時候交給當地政府。

  現場有人關注工程質量,王健林眼睛一瞪,“中建跟萬達是長期合作,監控很嚴的。”

  多年的扶貧經驗讓王健林深知,產業扶貧再精準,每個貧困地區還有許多“陽光照不到”的人群。為此,萬達特別設立規模5億元的丹寨專項扶貧基金,由萬達投資公司進行理財,每年保底5000萬元收益,無償分配給產業扶貧無法惠及的一萬名孤、殘、重病等特殊人群。

  扶貧不能復制

  位于東湖小鎮旁的卡拉村,在苗語里稱為“卡利亞”,極其落后之意。

  改革開放前,這里主要靠政府救濟生活,改革開放后,市場打開,村民們把幾位巧手老人做的鳥籠帶到市場上出售,極受歡迎,村子里逐漸把手工鳥籠打造成特 色產品。目前,卡拉村151戶村民中,有120戶都在從事鳥籠制作。除了鳥籠,卡拉村利用自身優勢,搞起了農家樂,開發茶葉、蠟染、果酒等多種旅游產品。 2015年年底,村頭還建起了丹寨縣郵政電子商務旗艦店。

  32歲的村民楊昌新中學畢業后,在廣州、深圳等地打了十年工。去年回家,看到村里大變樣。“以前在縣里很少看到外國人,去年回來,七天內,看到兩三次 外國游客,村里發展成這樣,讓我們也想回家發展,創業。”他打算在卡拉村也開個農家樂,希望萬達的旅游小鎮能為自家的生意帶來人氣。

  在村頭禮堂,認真聆聽了村民的心聲后,王健林誠懇地說,“無論怎么幫貧,這是外力。丹寨全縣,各鄉鎮還是要自己努力。自己不努力,說,你來幫我,救我,這是不行的。”

  王健林說,這次考察讓他有了一些新的想法。“下一個階段,萬達還將研究一鎮一策,甚至一村一策,爭取幫助大家提前擺脫貧困。”

  除了對丹寨包縣扶貧之外,在貴州,萬達也在推行更大規模的扶貧計劃。

  2015年3月,萬達集團與貴州省簽訂戰略合作協議,計劃總投資600億元,在貴州省建設萬達文化旅游項目和10個以上的萬達廣場。萬達在貴州所有投 資項目全部建成后,預計將增加10萬個服務業就業崗位,每年繳納數億元稅收。目前,貴陽、六盤水、畢節等地的萬達廣場已進入實施階段,其它項目也將陸續開 展。

  按照國家十三五規劃,要在2020年之前實現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所有貧困縣“摘帽”。在現行標準之下,中國還有592個國家級貧困縣(不含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至少7000萬農村貧困人口。

  盡管目前在項目進展的效率和執行力上驚人,王健林對項目結果表現出了少見的謹慎,“扶貧不能復制,要一個地方、一個地方調研。真不是說,這個項目做得好,就把它搬到哪兒去,這個思路是不行的。”

  在施工現場,說完這些,王健林匆匆踏上了返程的車,留給眾人一道背影。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华丽摇滚怎么玩 诚信通开了不赚钱 舞蹈主播赚钱 免费挖矿赚钱平台制作 红包消消乐能赚钱吗 石天冬怎么赚钱 掌上职业宝赚钱是真的吗 19岁援交女 为了赚钱 不挑客人 抖音短视频赚钱原理 能靠画画赚钱么 2019咋赚钱 开情怀店赚钱 赚钱压力大 怀不上小孩 工资低 想弄点副业赚钱 碎片时间怎么赚钱6 别先想赚钱 先让自己值钱 兼新闻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