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晨光文具轉型遇阻:新業態6年累虧9708萬 獲補貼金額逾3300萬公司涉訴超百起

晨光文具轉型遇阻:新業態6年累虧9708萬 獲補貼金額逾3300萬公司涉訴超百起

2019-04-08 06:50:50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本報記者張璐

在過去30年間,晨光文具(603099.SH)在陪伴80后、90后慢慢長大的同時,也創造了文具界的業績“神話”。

3月26日,晨光文具發布2018年業績報告,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85.3億元,同比增長34.3%;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8.1億元,同比增長27.3%。扣非后歸母凈利為7.49億元,同比增長37.63%。

不過,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報告期內,公司毛利率為25.8%,較上年降低0.8個百分點,凈利率為9.5%,基本維持上年水平。從業務結構來看,“辦公文具”“書寫工具”“學生文具”是企業營業收入的主要來源。

值得注意的是,近幾年,伴隨制筆行業利潤大幅下降以及同行競爭激烈的大背景,晨光文具開始入局互聯網創意產品,尋求新的銷售渠道。但是,目前來看,晨光文具新開兩種新業態的零售大店——晨光生活館、九木雜物社仍面臨盈利困境。到目前已經六個多年頭,仍在虧損,累計虧損高達9707.64萬元。

此外,長江商報記者還發現,報告期內顯示,2018年全年,晨光文具接受到相關的政府補貼金額逾3300萬元。在天眼查軟件中,記者看到,晨光文具還涉及百余條開庭公告與法律訴訟,在天眼風險一欄,周邊風險提示高達6000條。

針對上訴存在問題,長江商報記者發送采訪函致晨光文具董秘辦,但是截至發稿前并未得到回復。

營收凈利增速雙雙放緩

據公開數據,公司扣非凈利潤7.49億元,已連續九年上漲,且有加快增長的態勢。基于晨光文具多年來強勁的業績表現,可以看到的是,公司自2015年1月上市以來,四年時間股價從8.47元漲到如今的37元,漲幅超過4倍。

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收85.35億元,同比增長34.26%,歸母凈利潤8.06億元,同比增長27.25%。而在2017年,該公司實現營收46.42億元,同比增長36.36%,歸母凈利潤6.34億元,同比增長28.6%。

可以看出,去年晨光文具雖然取得了驕傲的成績,但是也出現了營業收入增速放緩、凈利潤增速收縮的現象。

此外,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一個現象,雖然晨光文具的書寫工具市場份額固然遙遙領先,但在增速上已表現出放緩趨勢。數據顯示,其書寫工具2018年實現收入19.46億元,同比只增長了8.8%(2016年和2017年同期增速分別為10%、9%);而辦公類業務收入同比增長了62.8%,達到46.13億元。

對于傳統業務增長有所放緩,公司未來在品類和渠道上會有什么措施?在2019年3月的投資者調研報告中,晨光文具表示,“未來會在原有分銷渠道,加深城市優勢,扶持有能力、發展理念與晨光高度契合的經銷商,做大做強;此外,還會開辟新興的渠道,綜合類、書店類、雜貨類,加快線上的分銷。”

同日,晨光文具還發布公告稱,擬以現金1.932億元收購安碩文教用品(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安碩”)56%股權,按標的公司凈資產賬面價值/評估價值計算,收購PB對應為2.2/1.0x。

據悉,上海安碩在鉛筆行業競爭優勢強,自有品牌MARCO在木桿鉛筆行業品牌知名度高,業務覆蓋全球80余個國家和地區。業績方面,2017年公司實現收入7.36億元、凈利潤881.46萬元;2018年前三季度實現收入3.9億元,但受產能利用率不足、毛利率下降影響凈利潤虧損0.6億元。

若此次收購順利完成,上海安碩將成為公司的控股子公司。不過有業內人士表示,收購后也可能存在經營管理整合風險和盈利能力波動風險。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晨光文具還是個家族企業,2015年晨光文具在A股上市。晨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為其控股股東,持股58.26%,由陳湖文、陳湖雄、陳雪玲三姐弟100%持股。三人還分別直接持有公司3.30%、3.30%、2.09%的股權,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銷售費用同比增38.47%

據2018年財報數據來看,晨光文具的銷售費與研發費用都處于增加狀態,但是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去年公司研發投入總額占營業收入比例僅為1.34%。

具體來看,晨光文具2018年期間費用率為14.9%,較去年下降0.9個百分點。期間費用合計達12.8億,同比上升26.3%。其中銷售費用為7.9億,同比上升38.5%;管理費用為3.8億,同比上升13%;財務費用為-795.9萬,同比下降182.8%。

目前,晨光文具公司的研發人員的數量為418,研發人員數量占公司總數的比例為11.38%,研發投入總額占營業收入比例僅為1.34%,2018年公司研發費用為1.1億,同比上升7.3%。與其快速上升的銷售費用形成鮮明對比。

對于銷售費用大幅度增加的原因,晨光文具在公告中表示,一方面是子公司晨光科力普業務擴張和宣傳,引進人員較多,且薪資總體水平有所提升,還有九木雜物社新增店面租金以及全國物流網絡搭建租金的增加導致。

值得注意的是,近幾年晨光文具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數著實不小。具體來看,2016年-2018年,晨光文具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分別為27528200元、34254229.31元和33406000元,經長江商報記者統計,三年期間,晨光文具接受政府的的補助金額累計高達近9519萬元。

另外,從2011年至今,晨光文具的存貨余額逐年攀升。這也加大了其存貨計提減值的風險。以2018年上半年為例,晨光文具的存貨余額為8.9億元,其中,超過三分之二的存貨為庫存商品,跌價準備近千萬。

目前,晨光文具的總資產為56.78億元,41億元為流動資產,其中貨幣資金、存貨、其他流動資產(主要是銀行理財)、應收賬款分別為10.47億元、10.43億元、10.47億元和8.09億元。

從整個行業來看,文化辦公類用品的市場增速放緩,從2014年開始幾乎已經停滯不前,可以確定的是,行業發展已經步入成熟階段,制筆這一細分行業規模縮小已經開始顯現。

根據制筆協會統計顯示,2017年制筆行業249家規上企業主營業務收入287.13億元,同比下降3.84%;實現利潤16.94億元,同比下降11.15%。

2018年全國制筆行業主營業務收入比上年同期減少10.21億元,增速-5.39%,利潤比上年同期減少2.29億元,增速-19.66%。

晨光生活館業務累虧9708萬

事實上,晨光文具也看到了時代的變化,提前做了布局,尋找新的盈利點。于是嘗試新開兩種新業態的零售大店——晨光生活館、九木雜物社。晨光生活館的定位是全品類一站式文化時尚購物場所,而九木雜物社的定位則是精品小百貨,引進許多中高端文具品牌,瞄準的是消費升級。

據悉,這兩大零售大店本應通過場景化營銷為產品增加附加值,進而拉高整體的毛利率。晨光生活館的業務開始于2013年,最初其主要的參控股的公司分別為晨光生活館、上海晨光生活館和江西晨光生活館。成立當年,該業務累計虧損198.85萬元。

2018年年報顯示,晨光生活館(含九木雜物社)實現總營業收入30,592萬元,同比增長49.15%,凈利潤為-3,030.04萬元。截至報告期內,255家零售大店中,九木雜物社和晨光生活館的數量分別為115家和140家。

事實上,迄今為止,生活館業務探索近6年來,基本年年在賠錢,記者粗略統計得這些年累計虧損高達9707.64萬元。

不過晨光文具仍表示,2019年計劃繼續擴大九木雜物社數量,目標是新開100家左右。“未來3年會快速拓展,業務模式不斷迭代,形成規模效應。目前在市場上和九木雜物社類似的競爭對手并不多。”

不過,長江商報記者在4月3日街頭探店中發現,雖然是下班時間,人流量也比較多,即使門口的招牌上面寫著大大的“新品上市”四個字,位于武昌區的一家九木雜物社店中,消費者卻寥寥無幾。店員介紹道,店中新上了一些與櫻花有關的文創產品,其中比較引人注目的是與若來合作推出的3D立體拼圖,售價139元一盒。

在采訪中,有部分消費者表示,“晨光文具的文創產品做的還可以,種類多,但是價格偏貴。”還有顧客坦言,上新的拼圖在電商平臺一般就30元到60元就可以買到,“價格接受不了。”探店中,記者也發現了店中的手機殼的單價是在80元左右,普通充電寶價位在百元上,很多文創產品價格偏高。

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長江商報記者采訪時說道,“目前,晨光文具發展勢頭較快,但也面臨著市場激烈的競爭。近年來,文具行業作為輕工業發展迅速,市場發展速度非常快,競爭卻十分激烈。晨光文具雖然有一定的先發優勢,但也面臨著競爭對手對其生存空間的蠶食。”

在他看來,“隨著制筆這一細分行業規模縮小的顯現,晨光定位的全品類一站式文化時尚購物場所,未來很難突圍出去。”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华丽摇滚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