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秦川物聯攜數千萬對賭協議承壓闖關   應收賬款連續三年攀升最高占營收88%

秦川物聯攜數千萬對賭協議承壓闖關   應收賬款連續三年攀升最高占營收88%

2019-06-17 06:48:10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楊玲玲

    近日,成都秦川物聯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秦川物聯”)科創板上市申請獲上交所受理。

    與大多數企業不同,秦川物聯是帶著對賭協議“趕考”科創板。2018年2月,香城興申以2928萬元認繳秦川物聯新增注冊資本600萬元,增資協議中含有退出安排的對賭條款,若秦川物聯未能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中國境內A股上市,則香城興申有權要求秦川物聯實控人邵澤華一次性回購香城興申屆時持有的部分或全部發行人的股份。

    同時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秦川物聯研發費用投入分別為1216.05萬元、1414.19萬元、1750.97萬元,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分別為10.09%、8.78%、8.64%,逐年走低。

    報告期各期末,秦川物聯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1.06億元、1.14億元及1.55億元,應收賬款余額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87.79%、70.65%及76.29%。

    針對企業上市及發展等相關問題,長江商報記者先后致電致函秦川物聯證券事務部,工作人員表示會將消息傳達給相關負責人,但截至發稿時未收到回復。

    毛利率逐年下滑

    公開信息顯示,秦川物聯從事智能燃氣表及綜合管理軟件的研發、制造、銷售和服務。

    根據招股書,秦川物聯擬募資4.07億元用于智能燃氣表研發生產基地改擴建項目、信息化系統升級建設項目、營銷網絡及服務體系升級建設項目、補充流動資金項目。其中,約2.33億元用于智能燃氣表研發生產基地改擴建項目,占比57.19%。

    2016年至2018年,秦川物聯營業收入分別為1.21億元、1.61億元及2.03億元;凈利潤分別為3477.19萬元、998.47萬元、4412.74萬元。公司凈利潤波動較為明顯,其中2017年凈利潤較2016年同比下降了71.29%。對此,秦川物聯解釋稱:“2017年度,公司凈利潤為998.47萬元,主要系公司實施員工持股計劃,確認股份支付2560.32萬元所致。”

    報告期內,秦川物聯毛利率分別為48.90%、47.82%及44.42%。針對毛利率逐年下滑的趨勢,秦川物聯表示,主要系智能燃氣表市場的競爭趨于激烈,公司產品售價有所下調;同時,物聯網智能燃氣表新增功能較多,通信模組及通信服務費用等外購產品及服務的采購成本相對較高,導致毛利率有所降低。

    除了毛利率持續走低,秦川物聯的現金流狀況也不容樂觀。報告期,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3937.78萬元、3470.5萬元、3416.75萬元。同時期內,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1.06億元、1.14億元及1.55億元,應收賬款余額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87.79%、70.65%及76.29%,占比較高且波動明顯。

    與同行業上市公司相比,秦川物聯的應收賬款余額占營業收入比例同樣處于高位。數據顯示,報告期,新天科技應收賬款余額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5.39%、51.35%、50.55%;威星智能應收賬款余額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7.13%、48.72%、53.95%;金卡智能應收賬款余額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 58.81%、35.92%、40.65%。

    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兩連降

    招股書披露,邵澤華為秦川物聯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總經理、核心技術人員。 股票發行前,邵澤華直接和間接合計持有公司82.89%的股份,是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股票發行完成后,邵澤華持有62.17%的股份,仍處于絕對控股地位。

    秦川物聯在招股書中提到,邵澤華如果利用其控股地位,通過行使表決權或對董事會、股東大會施加影響力,將對公司重大經營決策產生影響,公司面臨實際控制人控制的風險。

    同時,秦川物聯表示,生產基地改擴建子項目建成后公司將形成年產各類燃氣表230萬只的總產能。而報告期內,各類燃氣表產能合計分別為 53.58 萬只、66.50 萬只和 84.75 萬只,募集資金投資項目建成并達產后的產能較現有產能增長145.25萬只,增長幅度較大,或將面臨產能消化問題。

    除了可能面臨產能消化問題,秦川物聯稅收優惠占扣非凈利潤的比例3年均超過三成。數據顯示,報告期內,秦川物聯稅收優惠合計分別為1016.05萬元、1179.44萬元、1710.96萬元,占當期扣非后歸母利潤總額的38.17%、32.83%、34.89%。

    同時報告期內,秦川物聯研發費用投入分別為1216.05萬元、1414.19萬元、1750.97萬元,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分別為10.09%、8.78%、8.64%,逐年走低。

    更值得一提的是,秦川物聯還是一家身攜對賭協議“趕考”科創板的企業。

    日前,上交所在發布的第二份《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股票發行上市審核問答》中提到,原則上要求發行人在申報前清理對賭協議,但同時滿足四大要求的對賭協議可以不清理。

    招股書顯示,2018年2月2日,秦川物聯、邵澤華及香城興申簽署《增資協議》,其中含有退出安排的對賭條款,若公司未能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中國境內A股上市,則香城興申有權要求邵澤華一次性回購香城興申屆時持有的部分或全部發行人的股份。

    2019年5月,秦川物聯、邵澤華與香城興申簽署《關于〈增資協議〉的補充確認》,三方共同確認:在秦川物聯已向上海證券交易所申報科創板上市材料且審核程序尚未終結期間,香城興申無權要求回購;如果秦川物聯順利上市,回購條款自動終止;如秦川物聯撤回上市申請、上市申請被上海證券交易所作出終止發行上市審核決定或被中國證監會作出不予注冊決定的,則回購條款恢復。

    不過秦川物聯在招股書中提到,對賭安排已滿足四項要求:發行人不作為回購義務人;不存在可能導致公司控制權變化的約定;對賭安排不與市值掛鉤;不存在嚴重影響發行人持續經營能力或者其他嚴重影響投資者權益的情形。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华丽摇滚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