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 > 兆物網絡業績存疑:凈利大增經營現金流卻銳減八成   7名高管股東來自北京同一公司涉嫌關聯違規

兆物網絡業績存疑:凈利大增經營現金流卻銳減八成   7名高管股東來自北京同一公司涉嫌關聯違規

2019-06-17 07:02:55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魏度 “讓網絡更加安全、讓信息更有價值”,10年前,山東兆物網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兆物網絡)就喊出了這一相當響亮的口號,如今進入驗證時刻。

兆物網絡主營業務為網絡信息安全與大數據信息化領域的技術研究、產品開發、銷售及服務,主營產品包括網絡行為分析產品、電子數據取證產品、網絡安全審計產品、基于大數據和應用交換系統的新一代信息系統。

伴隨著近幾年信息、網絡安全日益受到重視,兆物網絡試圖借IPO,募資4.39億元,2年內復制一個兆物網絡,分享行業發展大蛋糕。

兆物網絡規模偏小。截至去年底,公司總資產不過3.45億元,年營業收入不到2億元,凈利潤不足億元。

此外,公司應收賬款及存貨逐年增長,占流動資產比例較高,公司將面臨流動性壓力。

備受質疑的是,兆物網路的高管包括實控人、董事長李民在內,大約有7名股東、高管均來自北京瑞邦一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簡稱北京瑞邦)。如今,北京瑞邦已被工商部門列入異常經營名錄。

多達7名高管、股東“師出同門”,兆物網絡究竟是北京瑞邦的異地復制還是另起的爐灶,二者之間是否存在關聯,讓人一頭霧水。

真相是什么,在這方面,兆物網路的信息披露也有所缺失。

稅收優惠為凈利潤增色

闖關IPO關鍵期,凈利潤大幅增長,經營現金流凈額反而銳減。這讓市場對兆物網路盈利能力的真實性存疑。

兆物網絡成立于2008年,主營業務為網絡信息安全與大數據信息化領域的技術研究、產品開發、銷售及服務。2016年6月29日,公司實施股改,并籌劃沖擊資本市場。去年12月19日,公司向證監會遞交了A股上市申請,并在當年12月28日進行了預披露。

不可否認,作為近年來火熱的網絡信息安全、大數據信息化等領域,兆物網絡的IPO進程備受關注,市場也普遍看好該行業發展前景。

然而,深耕該領域多年的兆物網絡經營業績并不穩定。2015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21億元,凈利潤(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下同)5396.12萬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5007.90萬元。1.21億元營業收入,凈利潤就超5000萬元,利潤率足夠高了。

2016年至2018年(簡稱報告期),兆物網絡實現的營業收入為1.31億元、1.84億元、1.94億元,2016年較2015年微增千萬元,去年較2017年也是微增千萬元,唯獨在2017年,營業收入增加了0.53億元, 增幅達40.46%。同期凈利潤為3378.30萬元(因股份支付導致凈利潤減少)、6456.46萬元、7363.70萬元,扣非凈利潤為5099.48萬元、6202.68萬元、7099.15萬元。

對比發現,2018年較2017年的營業收入僅增加千萬元,而扣非凈利潤卻增加896.47萬元,同樣在2016年,營業收入增加千萬元,扣非凈利潤僅增加91.58萬元。變化之大。總體而言,2015年至2018年,公司扣非凈利潤穩步在增長,2017年、2018年,IPO關鍵期,增長似乎是在配合闖關而有加速跡象。

不過,與之對應的經營現金流凈額就沒有這么配合了。2015年至2018年,兆物網絡的經營現金流凈額分別為3591.89萬元、5453.42 萬元、6832.81萬元、1518.81萬元。去年,凈利潤是近四年來最多的, 但其經營現金流凈額反而是最少的,去年較2017年減少了5314萬元,減少幅度為77.77%。

實際上,近幾年,兆物網絡享受的稅收優惠為凈利潤數據增色不少。報告期,公司享受到的稅收優惠金額分別為2190.09萬元、1855.96萬元、2846.11萬元,分別占當期凈利潤的62.43%、28.75%、38.65%。

大部分高管出自“同門”

兆物網絡最令人費解之處是,公司大部分高管曾供職于同一家公司。

招股書顯示,兆物網絡的前身兆物有限成立于2008年8月28日,由李民、陳宇鈞、王暉、萬晴、榮強、張志虎、陳傳軍、劉朋、郝振石等9人共同出資300萬元設立,其中,法定代表人李民出資171萬元、 陳宇鈞出資36萬元,分別占注冊資本的57%、12%。

2010年,公司增資至500萬元,2011年增資至1000萬元,均由前9名股東按比例增資。

后經多次增資及股權轉讓,截至目前,前七大股東仍然為李民、陳宇鈞、王暉、萬晴、榮強、劉朋、郝振石 等7名創始人,另3名機構股東實際上是員工持股平臺。

目前,李民為兆物網絡公司實際控制人,同時擔任公司董事長。此外萬晴、榮強、郝振石、劉朋等4人均為公司董事,同時還分別擔任公司副總經理總工程師、數據技術總監、網絡安全技術總監、系統技術總監等職位。

此外,陳宇鈞還擔任公司監事會主席。

根據招股書披露,李民1988年畢業于北京郵電學院計算機與通信專業,在淄博市郵電局工作8年半,而后離職。2000年9月至2008年8月,李出任北京瑞邦技術總監,而2008年8月至2016年9月,其又出任兆物有限執行董事、總經理,2016年9月至今任股份公司董事長。

招股書披露的信息顯示,包括公司董事長李民、部門經理陳宇鈞、副總經理王暉、副總經理兼總工程師萬晴和數據技術總監榮強在內的5名持股超過5%的高管,同時在2008年8月辭職。同月29日,兆物網絡成立。此外,劉朋、郝振石等也曾在北京瑞邦工作過,也在上述同一時間離職、同一時間加入兆物網絡。

企查查顯示,作為公司多名高管的前東家,北京瑞邦成立于2000年9月,是一家具有獨立自主知識產權的雙軟(軟件企業、軟件著作專利)企業,其法定代表人為胡明。北京瑞邦曾因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而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

但是,兆物網絡并未披露兆物網絡與北京瑞邦存在關聯關系。

詭異情況受到了證監會重點關注。今年5月17日、24日,證監會兩次下發的反饋意見中均指出多名高管曾在同一公司任職情況,要求說明北京瑞邦注銷原因,有無重大違法,上述人員在北京瑞邦任何職務,兆物網絡業務與之有何關聯,有無影響任職資格的情形等。

募資4.39億再造一個兆物

兆物網絡試圖借助IPO進行大舉擴張,風險也不小。

兆物網絡的客戶集中度較高。2015年至2018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戶銷售的收入分別為5018.42萬元、3445.37萬元、10297.78萬元、6871.54萬元,占當期公司營業收入的41.39%、26.24%、56.00%、 35.37%,占比出現較大幅度波動。

備受關注的是,兆物網絡前五大客戶,全部為全國各地公安部門,近三年,來自公安部門的營業收入占當期公司營業收入的80.26%、87.64%、81.12%。

對此,兆物網絡解釋稱,在網絡安全問題日益凸顯大背景下,網絡監管部門、行政執法部門、司法機關等政府部門以及企事業單位不斷加大在網絡安全方面的投入,成為網絡安全產 品的主要客戶群體。其中,公安機關負有監督管理計算機信息系統的安全保護工作以及預防、制止和偵查違法犯罪活動等重要職責,公安系統客戶為網絡信息安全行業的重要客戶群體。

不過,同業可比上市公司中,美亞柏科來自司法機關及行政執法機關的收入占其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59.00%、64.18%、66.65%。任子行來自公安部門的收入占比為50%左右。

去年,受公安機關職能調整影響,其在手訂單僅21單,金額4079.21萬元,而2016年、2017年為37單、49單,金額為9031.14萬元、9336.75萬元。去年,無論是訂單數量還是金額,都大幅縮水。

此外,受公安部門財務計算周期較長因素影響,兆物網絡的應收賬款持續上升。報告期末,其應收賬款余額為6875.80萬元、6484.29萬元、10602.53萬元,分別占當期營業收入的52.35%、35.26%、 54.57%。

目前來看,雖然兆物網絡規模小,但因為無任何債務,現有資金足以維持運營。但兆物網絡并不滿足于現狀,準備借IPO募資大干一場。

此次IPO,公司擬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擬募資4.39億元,所募資金將圍繞公司網絡行為分析產品升級、取證產品升級、營銷和售后服務網絡建設等主營業務進行投資,其中9000萬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值得一提的是,經過10余年發展,截至去年底,兆物網絡總資產不過3.45億元,營業收入不到2億元。此次IPO一次募資就達4.39億元,剔除9000萬元補血資金,還有3.49億元投入主營業務。這意味著,未來三年,兆物網絡要復制出一個兆物網絡。

只是,兆物網絡有能力消化產能嗎?截至目前,公司的客戶也僅僅局限于為數不多的幾個省市。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华丽摇滚怎么玩